忘记呼吸的鱼

编辑:公开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3 03:56:13
编辑 锁定
《忘记呼吸的鱼》是一部网络小说。爱情很复杂,是一生一世,生死相随,是不离不弃,相濡以沫;爱情也很简单,就在一颦一笑,就在举手投足,就在一粥一饭;爱是心灵的契合,是灵魂的吸引。
中文名
忘记呼吸的鱼
作    者
Happy音乐Jay
语    种
中文

忘记呼吸的鱼作品概况

编辑
作者:Happy音乐Jay
  作品类型:短篇小说
  作品状态:已完成

忘记呼吸的鱼作品内容

编辑
第一节
我像一只小鸟掉落到了这个古老的城市,眼前的景色一片淡漠的绿,在夏天如火的骄阳和热热的风里显得安静而风尘。妈妈从车里钻出来,眯缝着双眼说,晓阳你看,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故乡,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就像我们所到过的任何一个其他城市一样。我知道这只是我们家无数次迁徙中的其中一次,短暂的停留之后还是要向它挥手告别的,并不是因为这是故乡便永远安定的生活下来了。
所以所谓“故乡”,又怎么样呢?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,当很多你不喜欢的事成了习惯,便没有什么值得兴奋和忧虑的了。
我们到新家的时候很多人过来帮着搬东西,其实我们的东西是少之又少的。多年候鸟的习性锻炼了简单周全的习惯,一个家就是几只箱子和一部车,如此而已。
我被人群挤到了一边,百无聊赖的时候看见二楼的一个女孩子趴在窗口向外望,一头凌乱的头发在微微的风里轻轻飞扬,我看着她,她向我抛出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,我不知所措的也对她笑了一下,她朝我耸耸肩走进屋里,留下我对着那个窗口发呆。
许眷风在一个夏日的傍晚踩着夕阳的余晖向我袅袅婷婷的走过来,她说你是那天刚刚搬来的那个吧?她的眼光停留在我的脸上,对我绽出好看的笑,整齐而洁白的牙齿在黄昏里格外显眼。
我点点头。
她说我叫许眷风,你呢?
我叫王晓阳。
她伸手搭住我的肩膀,听说你要在我的那所学校上学呢,以后,我们一起走吧?
我再点头。
她看着我的脸,笑出声来,她说你是多么安静啊!
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多她微笑。她是明媚热心的女孩子,她的笑声充满了感染力,像是要把全世界都带动起来,快乐在她身上体现的那么淋漓尽致。
我和这样一个女孩并肩走在和美的夕阳里,一种陌生又很遥远的温暖,心里缓缓升起了一阵久违的被关怀的颤动。
我转头看她,她凌乱的齐耳的短发安静的贴在脸上,苹果红的脸颊渗着细细的汗珠,在夕阳里亮晶晶的,像个天使。
这个美丽而快乐的女孩,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夏天的黄昏走进了我的生命,我从来没有像这样迅速的想要亲近一个人,一个对于我来说近乎完全陌生的人,在那些不能安定的日子里,我总是作为一个过客从人海里匆匆走过,还没有来得及去了解什么,已经转换阵地了。我几乎不知道自己的世界里有什么事,什么人,因为一直以来它就那么空着,一片空白。
可是她单纯而干净的笑像一块磁石牢牢的吸引了我,把我拉到她的世界中去,好像从此没有了哀伤。
我像个无知的孩子满足的走在她旁边,任她的裙角轻轻拍打在我的小腿上,被抚摸的柔软。
第二节
许眷风在我那所学校的高二(8)班,我脚下的那见教室。这个学校跟别的学校没有什么不同,教室所在的楼层随年级的增长而递减,目的是为了节约那帮可怜人的时间,利用所节省的爬楼梯的几分钟考取一个好大学,从此颐养天年。
常常在楼下的池塘边等眷风放学。这个池塘边种满了杨柳,细长的枝条笔直的垂到地面上,如女子飘逸的长发。扬州的柳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柳,柳丝长而柔,柔而直,直而媚,飘洒见万种风情,有了灵魂。
眷风就从这样的风景里走出来,她是从来不肯好好走路的,一路上蹦蹦跳跳,像个顽皮的孩子,我喜欢她冲过来拉起我的手,晓阳,我们回家。
我的心里总是升起一种软软的感动,无法抗拒。
我们骑着脚踏车在那些长满杨柳的街道里穿行。有时停下来看那些亭子和河水。这是个充满了亭子和湖泊的城市,每一个角落都跟花园似的。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但是如果只是听说,你不能想像它有多美,在这样的景色中心里都是宁静,我是喜欢这样的宁静的,脱离尘世一样的轻松。
这个柔肠百结的地方,从我初来时平凡甚至有些排斥的印象里一点一点的扩散开去,又一点一点的特别起来,像一贴膏药粘在我的记忆里,不仅因为它是我的故乡,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,我丢失了什么在这里,而现在我要把它找回来。
但是我并不曾忘记这只是爸爸妈妈旅途的一个驿站,在他们完成了这里的工作之后,我们又要开始另一段新的生活,像节节草一样。
我头一次对什么东西充满了留恋,不管是眷风还是扬州。心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——有一天早上醒来,我们又要拖着沉重的行李又要远行了。
我说眷风,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想念我?
她对我微笑,她说晓阳,我要你以后想起我就觉得快乐!
我把头深埋她的头发里,哭了。
那些都是以后的事了,眷风说,我们要快乐的在一起,等你走的时候,觉得没有遗憾。
我想她说的对,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是这样说的吗?
第三节
快到秋天的时候一个叫郑宇的冒失鬼调到我座位后面,他总是向我借各种各样的东西,而且喊我的时候总是伸手拽我的头发。
王晓阳,那个什么,给我一下。他的声音这样响起来的时候,我就赶紧护住头发转过身去瞪他。他假装无辜的笑容在我面前水一样澄澈,邪邪的眼角闪着狐的空灵。
郑宇每次从讲台前走过的时候,我总会恨恨的看着他表示不满。他挑衅的朝我微笑,不理睬我的抗议,我因此觉得他面目可憎。
其实郑宇并不是难看的孩子,他有清澈的眉眼和鲜明的轮廓。头发是平头型,是我喜欢的男孩子的头型。喜欢穿白的棉布衬衫和蓝的牛仔裤,走路的时候带走一阵风,像在身上装了螺旋桨。他是充满活力的人,跟眷风一样。
我的长头发每天都被他整的七零八落,疯子似的散在头上,有时我都懒的整理,因为不管弄的怎么整齐都逃脱不了郑宇的魔爪。在这个百无聊赖的空间里,我的长头发似乎成了他唯一的玩具。我有些悲观又有点自嘲,如果说我的头发给他带来了快乐,我倒一点都不记恨他了。日子一天不变的从眼前滑过,魔鬼训练从进入学校就开始,我们无权看任何"与学习无关"的书籍,做任何"与学习无关"的事情,无法摆脱。我觉得自己像被养在鱼缸里的热带鱼,裹着一身花花绿绿的青春在狭窄的空间里漫无目的游来游去,还有人不停的来参观,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羡慕的要命。我不知道,他们羡慕的是我们鲜艳的花衣裳,还是我们可以在巴掌大的空间里自由的游泳。
这个秋天有点烦。每天早上起来镜子里的自己充满了厌倦的情绪,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点什么改变,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,我知道。
第四节
郑宇再拽我头发的时候我突然升起要剪掉它的冲动。这个冲动让我兴奋不已,一放学就冲到眷风的教室外面。
眷风说:真的吗晓阳,你确信?
我说:是的啊,既然不能改变别人,我只能改变自己了。
我们去了美食街上的一家理发店,坐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时候突然心里升起没由来的心疼。我轻轻抚摸了跟随了近三年的头发,只是我的一时冲动,就要拿它做牺牲吗?曾经我是多么的爱惜它,可是现在,我真的不要它了吗?
我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,我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,那么残忍而坚定。
理发师的剪刀在灯光下闪烁着骇人的光芒,冰凉冰凉的。一些说不清的情愫从心头上缓缓升起,升到我不愿触及的角落,然后一片空白。
手起刀落。我乌黑的长发在镜子里哀怨般的打了个旋,无声的掉到蹭亮的地砖上。我失身的眼睛,黯然的肤色,还有一副丢失了爱人的幽怨表情,我突然觉得这个我那么陌生而充满防备,与年龄不相称的感觉。
年轻的理发师在镜子里面对我微笑,他说给你留着长的刘海呢,你看起来不是个愿意让人看透的孩子。
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摇摇轻盈的头,齐耳的短发在脸上轻轻的蹭,毛茸茸的。我说眷风你来看,一个新的我!
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兴奋,好像超脱了。
风在身后怜爱的看着我,我对着镜子朝她微笑。
回到家,爸爸看到我的头吓了一跳,倒是妈妈比较镇定,她说这样也好,节省时好好学习。
我一下子觉得我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,在我这么年轻的生命里,竟然没有什么事情是为自己做的吗?
原先那些美好的情绪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我走进房间关上门,铺起一堆各种各样的作业。秋已深了,夜色笼罩下来,窗台上几棵不食人间烟火的菊含苞待放,那么单纯,没有忧伤。
第五节
第二天走进教室的时候郑宇已经在了,看到我的样子一脸惊讶,一直看着我走到座位上没有眨眼。我的心里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感,对他抛出一个挑衅的表情,听到他在身后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。
一整天脑袋后面都很安静,郑宇似乎一直在位子上没有走动,也没有喊我借东西,更没有拽我的头发。我原以为他应该对我大喊大叫一通,然后在再大骂一顿的。他这样安静让我有些有些不习惯,而且,有些失落。好几次都想转过身去看看他,看他一脸不屑和嚣张的笑,可是好像有种力量支撑着我,不让我做出什么行动。
这一天过的特别漫长,如坐针毡。我有时故意靠在他的桌子上,轻轻晃动,郑宇微微的呼吸在耳边吹,暖暖的。可是他不拽我的头发了,像个厌食的孩子,没有声息。
我觉得自己有些可笑。剪去头发并不是为了他啊,是为了自己不是吗?可在我的潜意识里竟那么希望他有点反应的,哪怕只是一点点的不习惯,至少显示出我的存在对他来说还是有一点点意义的啊!
一些失望弥望下来,甚至有些怨恨,莫名其妙的。
我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风景,很多树在不远的地方,仿佛触手可及它的叶子,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叶子们抖动着身子不情愿的随风飞走了,一种说不清的萧条笼罩下来。是秋天了,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深秋了。
放学的时候从后面弹过来一张叠好的纸条,我转身时郑宇已经拿了书包往后门走去,没有看我。他单薄而固执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后门口,留下我呆呆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手里握着他的纸条。
我的心里升起一种暖味的温暖。
我在杨柳依依的池塘边展开郑宇的字条。他龙飞凤舞的字用蓝色的钢笔写出来格外霸气。他这样写到:“如果因为讨厌我拽你的头发可以和我说的,为什么要一声不响的剪掉它?真的那么无法挽回吗?我不知道你会用这种方式向我宣战,你这个残忍的人!”
原来是这样,他以为我剪头发是因为他。可是,我难道没有跟他说过让他不要扯我的头发?而且,我从来没有想要向他宣战,也似乎没有很讨厌他,我只是不想对着一个不成不变的自己,拿自己的某一部分做了一点改变而已!
我把字条握在手里,一时间心乱如麻。秋风轻轻拂过面颊,我突然觉得很后悔很后悔,好像那个打碎了牛奶失去了新裙子的姑娘。
第六节
眷风背着书包出现在我面前,一脸的疲倦。
我说眷风我好像做错了,但我真的是无心。
眷风把纸条拿过去看,然后对我不怀好意的笑。她说,这是一个怎样的男孩子呢?一定是桀骜又固执的!
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狡诈,像一只狼。
我知道她故意逗我开心,瞪了她一眼,不再说话。我们去车棚骑车回家,一路上我的心情很复杂,眷风唧唧喳喳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,我也有回答她,却不记得她说了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。
再看到郑宇的时候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充满了愧疚,虽然我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。很想和他说剪头发不是因为他,可是却不知道怎样开口。他从讲台上走过的时候,我也不再瞪他了,我不敢再去干涉他的任何事,他也格外安静,不再跟我讲一句话。我们好像结了仇恨,要从彼此的世界里隐退,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了。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郑宇对我的怨恨像窦娥的冤屈一样把整个冬天都带过来了。窗外的树叶无比萧索的落了一地,只剩几片特别顽强的仍然将自己干枯的身体挂在寒风里招摇撞骗。那些秃了的枝丫在寒风里瑟瑟发抖,仿佛要升进窗子里面来。
我有时会在郑宇被喊上黑板的时候傻傻的看他,他还像以前一样才思敏捷,单纯的快乐,解完题后转过身来自信的笑,朝下面熟识的男孩子做鬼脸,然后旁若无人的走到自己的位子上。
我看他的时候,他会把脸转过去,不理会我。这样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悲哀的,莫名的绝望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件小小的事情,会在我们之间改变那么多,我更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这么在乎他的感受,却又不敢向他解释。我像一个矛盾的综合体,不能综合统一,让自己变的平静而温和。
但我的短发还是慢慢的茂盛起来,慢慢的盖住耳朵伸到脖子里,这样寒冷的冬天,毛茸茸的格外温暖。我很热烈的企盼它快快长长,一直长到我原来的样子,好像这样以后,我和郑宇的现状就可以改变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郑宇并没有跟我说过任何,可是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,心里都会涌起一种暖味不清的希望和快乐,似乎,他会回到我的身边来。
我用“回到”这个词,尽管他从来没有属于我。
我在万籁俱寂的萧条冬天里充满希望。
第七节
新年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温暖起来。好像春天在钟声结束的一刹那降临了。我拉拉自己的头发,它争气的长长了好多,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,情不自禁的。
新学期之后眷风被要求上早早自习和晚晚自习,因为她离高三咫尺之遥了,这就意味着我和她的时间无法吻合,我必须自己上下学,如此。
我觉得孤独,来到这个城市几乎没有一个人单独生活过,现在才知道其实我是要感激上苍的,它在一开始就把眷风赐给了我,并且陪伴我这么久。我是个习惯依赖的人,虽然我一直是一个人,没有朋友,在别人的生命里来去匆匆。
我第一次沐浴着微微的晚风穿行在扬州的大街上,春似乎是来了,可冬还没有走,这个城市一片寂寞的颜色。经过二道河的时候我停了下来,以前我和眷风也常常停在这里,有时甚至跑到里面的小公园去休息一会儿。其他的季节,它是绿色的,柔柔的绿,像是被风轻轻吹上去。我特别喜欢不远处的那座小桥,拱成一弯月牙,在垂柳里笼上了烟的颜色,隐隐约约的,却那么真实。我好像掉进了另一个世界,时空在眼前倒退过去,烟雨蒙蒙格外的凄美。
直到郑宇的声音从耳旁响起来,我才把自己从那个梦里拉回来。他说你知道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吗?
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转头看到他温暖的笑,还有狐狸一样空灵的眼睛。
我说,你……
郑宇看着我,其实我一直走这条路回家的,每天看到你们如胶似漆,只好在后面跟着。
我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头发,对这出乎意料之外的“讲和”不知道该怎样反应,是喜还是忧?心里突然涌上来一阵委屈,还有真实的心酸。这算什么呢?证明他原谅我了?我该对他的不计前嫌感激涕零吗?
我对他冷笑,我说你不再记恨我了吗?不再怪我不征求你的同意剪掉头发吗?不再怨恨我残忍了吗?
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愧疚,他说王晓阳……
我觉得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想要拼命向外涌,不再看他,转身看向别处。
他的声音轻轻的,他说我喜欢你长头发的样子,你转过来瞪我的样子,你向我挑衅的样子……
我的心顷刻间涨的满满的,不知道被什么填充了。我不想听他这么对我说,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,也不想回答。我们之间仅仅因为这三句话就反目成仇三个月吗?我整个人的价值还不如一束头发来得重要吗?身体里很多快乐和哀愁相互碰撞,撞的遍体鳞伤。
我用力一蹬,车子轻飘飘的向前驶去。春寒料峭,脸上生生的疼,有眼泪的痕迹,头很重,仿佛整个生命都倾轧下来,不能承受之重。
第八节
第二天走进教室是时候我们之间的角色发生了显著变化。郑宇眼睁睁的看着我从门口走到坐位上,没有看他。可是我的感觉很真切,每当他看我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,仿佛某个部位装了摄像头。但或许是我自作多情吧!也许一直以来我都是一厢情愿的,在我们之间制造出一些特别,来调剂这枯燥的生活。想到这里,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——我还不至于是这样的人吧?这样年轻的生命,就需要有人陪伴了吗?我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讽刺,满目疮痍。
但从此我的上下学的路上旁边又有了伙伴。郑宇住在离我家两站程的地方,晚上他把我送到小区门前走掉,早晨他在我家的附近的拐弯处等我。我们默默的骑到学校,没有人说话。
郑宇本是和眷风一样活泼的孩子,可是现在他却这样沉默,仿佛丢失了嘴巴。我不知道他是向我投降还是示威,但是我心里仍然充满感动和安慰。
一个星期后的星期五,郑宇送我到门口时又向我车里弹纸条,然后蹬着自行车旁若无人的走掉了。我望着他背着庞大背包的背影,思绪凌乱的如一团麻。
他说:晓阳,那里的另外一个名字叫“深谷”,“绝代有佳人,幽居在深谷。”的“深谷”。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女子,披着长长的头发从草地上走过来,有哀怨的眼神和忧伤的脸。
我跑回家扔掉书包躺在床上等眷风。十点半多一点的时候我去敲她家的门。我把自己埋在她的被子里,她没心没肺的笑在耳边挥散不去。
我说眷风,一切是不是来的太早了,我们这样孤单。
眷风握住我的手,如果过了18岁还没有恋爱,这辈子便没有早恋的机会了。
可是我并不想恋爱,我只想默默的在某个角落看着我欣赏的男孩子,看他英俊的脸在我面前向花一样绽放。我看他的时候,他对我微笑,深锁着眉头,像童话里的王子。我不要和他恋爱,但是我也不要他喜欢别人。
我知道这个想法很荒谬,一个美丽的男孩子,如果你不和他谈恋爱,他必然会喜欢上别人的。
我带着混乱的情绪在眷风温暖的被子里沉沉睡去,一直睡到妈妈到着愤怒过来抓我。
第九节
春天真的来了,天气一天一天的暖和起来,我和郑宇无意识的渐渐恢复了往常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但我知道我们在彼此的心里是不一样的,因为他看到我的时候我会觉得幸福,如沐春风。我喜欢他干净的笑容在我面前,眼睛里带着疼爱的温柔。我喜欢这样的郑宇,把自己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,不再孤单,那么安全。
郑宇常常带着我去甘泉路上的小巷子里吃东西,那里的麻辣烫,烤肉,煎饼,小包子让人垂涎欲滴,还有很老的老人在门口拉着胡琴,咿咿呀呀的,混着自行车的铃声,是80年代上海弄堂的喧嚣。
我每次都用塑料饭盒带很多小吃回去给眷风,她的周末被补课和无数的作业填的满满的,失去了自由。看到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我觉得特别心疼和恐惧,因为我正一步步的向她那条路走去,越走越近。
有一次吃完东西郑宇把手搭在我的自行车车把上,他说晓阳,以后我们找不到彼此的时候就到这里,你坐在这里等我好不好?
他的眉宇在昏暗的灯光里格外温柔,夜色中几颗星星调皮的对我眨着眼睛。我笑了,我说为什么不去深谷,那里更适合相遇?
他一本正经的说,那里的景色太哀怨,在这里,这么嘈杂,不会那么心痛!
我点头,说恩,表情真挚。
第十节
日子流水般过去,我早已习惯了郑宇背个大包跨着自行车停在我面前的样子,好像要带我离开,去做一场艰辛的旅行。但是我又不想再去哪里了,扬州很好,春风十里扬州路,我被懵懂吹来,却不想再被吹走了。扬州的杨柳,小桥,河水,明月,还有郑宇和眷风,我都不能离开了。
五月,扬州又恢复了繁华,花红柳绿。黄昏的校园里,人声鼎沸,柳絮飘飘。我习惯性的看着窗外,那些在寒冬里落魄的树们拼命展现出它们最茂盛的样子,仿佛要赶超生命。我还是喜欢那些洁白的柳絮,微风里轻轻的吹,不知道归宿是哪里。它们的心里,是不是也是孤单和恐惧的呢?
我傻傻的看着它们,纯洁如梦想般的成群散落。
我和郑宇在一个晴朗的夜晚爬进瘦西湖去赏月,不是中秋也皓月当空。我们买了很多零食,还带了两罐啤酒。再过两个多月就又升了一个年级,我们离传说中的恶梦越来越近,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眷风,看着她从王熙凤一步一步的走向林黛玉,我不知道该替她高兴还是难过。日子总是要往前走的,谁也拦不住。对酒当歌的青葱岁月,还有多少是可以自己握在手里的呢?夜色中的瘦西湖沉静的美,一轮圆月朗照下来,湖面上波光粼粼的。
郑宇说,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?
我是喜欢杜牧的,每次听见这句诗的时候,都好像看到他站在桥上独自向月的瘦削背影,那么孤独。
我们在桥上坐了半个小时就爬回去了,从围墙上翻下来的时候心里是无法言说的快感,做被禁止的事情的时候总是让人振奋,谁也不例外。
第十一节
考完期末考夏天也闻风而至了,眼前的景色又恢复了初来时候的样子。那时我只是把它当作我生命中短暂的停歇,不曾想过会与它发生感情纠葛,更没有想到会遇到郑宇和许眷风,让我这一年的生命像一生那样快乐的两个人。
我的担忧随着时间的流失也来了。自从我记事以来,我们待的最长的地方是五年,最短的仅有几个月而已。经验显示,我越喜欢越想留下的地方就越是待不长,越留恋的就越容易失去。
暑假后不久的一个晚上,我担心的事情像预先策划好一样发生了。爸妈回来的时候一脸的疲惫和兴奋,晓阳,我们的项目提前完成了,又要搬家了。
我早有准备却还是无法抑制的悲伤。
但我还是平静的说,好。
我在房间发了一会呆和去找眷风。我说眷风我要走了,这个驿站,又要告别了。
眷风一脸惊讶然后出奇的安详,她说晓阳我跟你说过,我要你以后想起我就觉得快乐,不管你在哪里!
我点头,我说是的,我知道了。我把头埋在她的怀抱里,眼泪沾湿了她的衣襟。
我们相拥着睡过去,这次妈妈很善解人意的没有来抓我。
早上起来时已经八点多了,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,不留余地的。
我在眷风的房间里给郑宇打电话,我说郑宇我是王晓阳,我要走了,而且,不再回来了。
郑宇在那头愣了好几秒钟,他说晓阳你出来,我要见你!
第十二节
我们约在深谷,他跨着车子停在我面前,没有背背包。可是我仍然觉得他是要带我走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然后,不再离开。
我突然知道了为什么我一直以来我像小鸟一样不安,感觉孤独充满恐惧,因为我从来不知道下一步会走到哪里,我是这样渴望安定啊!
郑宇拉起我的手,我们漫步在如幕的垂柳之间。我的心里很平静,好像牵着我的是眷风而不是郑宇,那么美好和温暖。
郑宇说,晓阳你等我长大,我会去找你,一定会!他把我的头发拿在手里,对孩子一样的温柔。
我们淹没在这样柔和的风景里,杨柳轻轻拂过面颊,脚下的小草软的如绿色的沙滩。河里满是碧绿的荷,还有亭亭玉立的粉色的花朵,那座墨色的拱桥,永远像是沐浴里雾里,俨然烟雨中的江南。
头顶上还有几声婉转的鸟叫,仿佛诉说着那些久远的风花雪月的往事。
我的郑宇握着我的手站在旁边,微风里飘荡着他的味道,有阳光的汗味和汗液的咸,这样熟悉的味道,从此再闻不到了。
假山上的流水哗哗作响,淹没里远处的汽笛。这处世界,郑宇期待绝代佳人的深谷,从此再也看不见了。
我有眼泪落下来,落在鞋子上,晶莹的一滴。
在深谷待到很晚才回去,什么都没有做,也没有话说,浓密的树阴覆盖着我们,头顶上不知疲倦的知了叫的欢快。我们就在这样手拉手坐在草地上,听时间的针一步一步走过去,响的清脆。
第十三节
一天后走,收拾好东西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没有做。一个人骑车去了甘泉路,顺着巷子斜插过去,空气里都是熟悉的香味!
我坐在平时和郑宇常坐的位子上,叫了我们常吃的东西。巷子依旧喧闹,依旧有古老的胡琴声和刺耳的自行车铃声,郑宇的声音也仍然清晰的在耳边,他说晓阳,如果我们找不到彼此了,就到这里来,你在这里能我!
郑宇,我在这里等你了,可是,你呢?
热气腾腾的麻辣烫冒着蒸气端上来,辣酱的味道熏的人眼泪都流下来。谁说嘈杂的地方不会心痛?谁说别时没有眼泪?
走的时候不像来时那么热闹了,我们带着几只箱子和一部车的家就要离开了。我站在来时那个位置,眷风在她二楼的窗口向我望,她凌乱的齐耳短发在风里轻轻的飞,我还可以看见她隐约的笑容。这个对我说“你走的时候,觉得没有遗憾”的女孩子,我就要离开她了,再也听不见她唧唧喳喳的声音和单纯而快乐的笑了。
我朝她挥挥手,她看了我一会就转身走进去了。我知道,她不想让我看见她的眼泪。
车子渐渐驶离,经过我每天上学的路。拐弯时我意外的看见郑宇跨着他的自行车停在马路边上,跟以前无数次一样。但是车子还是飞快的开过去了,我趴在车后窗向他望,他单薄的身影在视网膜里迅速凝成一个点,像一个印记。
我的脑海里突然跟来时一样空白,车窗外成排的杨柳梦一样向后倒去,有什么打得过时间跟宿命呢?我的故乡,我也只能是她的过客!
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!
那么,我还会不会再来呢?再来的时候,会不会是这样的一个句子呢?
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,冷月无声。
我这样想着的时候,车子已经开过扬子江南路,拐上高速了,五颜六色的广告牌被甩在了身后。我知道,我丢失在这里的东西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我好像在突然之间又回到了那个孤单的自己,那个自己做了一场美丽的……
  (全文完)
词条标签:
网络小说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